政府采购IT网_IT采购网-政府采购信息网

消费市场起不来

VR教育会成为最后的救命稻草?

政府采购信息网  作者:  发布于:2016-11-27 08:14:10  来源:VR头条
投稿邮箱为:tougao@caigou2003.com,投稿时请附作品标题、作者姓名、单位、联系电话等信息,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一经采用,本网会根据您的文章点击情况支付相应的稿酬。
  简介 :2014年,当Oculus被小扎收购,大家震惊于VR有什么魅力,会被Facebook如此大手笔地收入囊中。
 
  2014年,当Oculus被小扎收购,大家震惊于VR有什么魅力,会被Facebook如此大手笔地收入囊中。
 
  2015年,VR还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很多人都不认识她,只是隐隐约约在江湖中听说过她的传说。
 
  2016年,HTC和Oculus、索尼一起把少女的“盖头”揭开,把VR推向了舞台的闪光灯下。
 
 
VR教育会成为最后的救命稻草?
VR教育会成为最后的救命稻草?
 
  面对一夜之间火爆大江南北的VR,16年初,高盛发布了一则VR/AR行业报告,从此这份报告就被奉为圭臬,聊到VR的发展,总是要把这些数据拉出来溜一遍。
 
  今天我们的主题也需要高盛来为我们背书。
 
  VR行业应用是大势所趋
 
  站在媒体聚光灯下的VR,最近到了第一个波谷区。
 
  面对硬件发展的种种问题,许多VR公司悄然之间开始方向的变化。
 
  下半年来,似乎很少看到有媒体报道新的硬件创业公司。高端硬件的门槛太高,低端硬件被华强北围剿了。对于一些硬件公司来说,没有金刚钻,夹缝生活下去都很困难。
 
  但是VR是红人啊,互联网时代,你不抓住热点,就等着被淘汰吧。所以精明的投资人看到VR发展的大趋势,开始将眼光对准了VR的行业应用方向上。
 
  VR教育,行业应用的下一个蓝海?
 
  就像前几年的红人“互联网+”一样,VR+也是一个万能的公式,只要你敢想,没有什么东西是无法和它挂钩的。
 
  HTC 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和索尼的添田武人在8月份的时候,一起上过央视《对话》节目。节目的料倒是没多少,但是汪丛青有句话让人印象深刻。
 
  汪丛青特意提到了VR教育,他认为“VR系统可以在教育方面做很多,包括让孩子理解很多难点”,“有人可能是通过视觉、听觉或者触觉来学习,而VR恰恰可以让人身临其境的感受到这个过程,这些是以前的传统媒体设备上做不到的。”
 
  最近,谷歌的CEO桑达尔·皮查伊去了趟大不列颠,表示要帮助英国的学龄儿童,通过谷歌的Expeditions计划给他们提供VR教育的支持。
 
  关于VR教育,三星还在美国做过一个调查研究,有85%的老师认可VR教育,他们认为虚拟现实技术在教学方面有着巨大的潜力,能够提高学生们的学习效果。
 
  高盛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VR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3亿美元,而2025年将达到7亿美元。此外,高盛认为VR/AR设备将作为一款交互工具率先走进K-12(基础教育阶段)市场。
 
  看到这些巨头和数据的支撑,VR教育还是很有底气的。
 
  我们为什么选择做VR教育
 
  随机调查一圈下来,国内进入VR教育的公司相对VR游戏或者视频还是比较少的,而且大部分做VR教育的公司都是从今年开始起步,这也符合VR发展的时间轴。
 
  从时间上来看,VR教育是一个非常年轻的行业,所有人都在同一起跑线,循着自己的发展方向去摸索。
 
  今年刚创业的爱徒VR CEO杜颖谈到创业初衷,“我之前是做大学老师的,之后接触VR商务和市场,想把它们结合,就开始VR教育创业了。”
 
  “VR行业16年爆发,各大巨头都在布局,内容稀缺,开发者奇缺,有市场就做咯”一家做VR人才培训的团队如此说道。
 
  正所谓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最近刚开启VR高校计划的睿悦表示,“VR/AR这条路还很长,目前也还有各种问题,我们需要更多的人,特别是开发者加入进来,完善生态,加速发展。”
 
  所以对于从事VR教育的人来说,选择这个行业最关键的点还是在于VR。一方面VR可以让传统的教学方式更加生动,另一方面VR人才缺乏也是这些公司选择切入VR教育的驱动力量之一。
 
  VR走进课堂,“化腐朽为神奇”
 
  VR教育从当前的发展来看,切入点不同,关注的方向也有很大的区别。
 
  教育的主体当然是学生,VR教育的第一个切入点就是将VR的沉浸感和交互性特点,融入到日常的课堂教学中,这也是谷歌一直尝试在做Expeditions计划。举个简单的例子,谷歌最近推出的谷歌地球VR版,戴上Vive后,体验者能够穿越到全球各地的名胜古迹。如果把这个项目应用到学校的人文历史学科教学上,肯定比简单对着书本上的图片或者视频更加生动有趣。
 
  国内大多数做VR教育的,尤其是关注K12阶段学生的VR教育,大多都是这样的“套路”。
 
  《English+》是爱徒VR推出的一款VR英语学习产品,学生戴着VR头显,可以进入到英语单词对应的场景中,比如对于银河系(Galaxy)这个英语单词的学习,他们会穿越到外太空,身临其境地感受银河世界的浩瀚无垠。
 
  利用VR封闭式佩戴以及全景视频带来的沉浸感,这种场景式的教学可以达到寓教于乐的效果,“让学生主动去探索”。
 
  杜颖表示,开发研究的重点是如何将现有的学科知识和VR技术有机的融合在一起,而且还要把老师的教学特点考虑进去。
 
  同样也是做VR教育的华渔,他们是从传统教育转型切入到VR中。华渔在VR概念火热的时候推出了101VR沉浸教室,专为学校提供自主研发的VR内容以及配套硬件在内的整个解决方案。
 
  K12之外,VR教育的专业应用
 
  在K12之外,华渔还和一些职专院校打通了合作,比如汽配、高铁驾驶等专业,给他们定制VR培训课程,把现在市面上的零件做成3D模型,让学生在VR中进行模拟操作
 
  比较特殊的是,华渔还有自己的一套VR内容编辑器,他们现阶段的VR教育产品都是基于这个编辑器来产生的,“这个产品类似于模拟人生吧,把3D素材拖拉进去,可以调整大小,颜色,动作状态,然后再通过技术手段生成VR软件,就可以在VR眼镜上体验了。”
 
  但是并不是所有做VR教育的公司都能像华渔一样,背后有多年游戏经验的网龙,可以自己做一套这种基础的编辑组件。对于一些初创团队公司来说,“硬件还不完美,内容制作要求和成本很高”,是他们VR教育创业的一大难题。
 
  将VR融入到课堂教学中的这种VR教育模式,和做VR游戏和视频内容一样,最核心的还是对于内容的开发。如何制作出沉浸感和交互性强,同时又能把学科知识有机的融合在一起的内容,其实是做VR教育需要面对的第一个门槛。
 
  VR亟需新鲜血液的补救
 
  如果没有内容,VR教育也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将VR技术融入到课堂中是VR教育发展的目标之一,不过实现这个目标的前提是行业内拥有大量的技术或者内容开发者。
 
  也就是说,一个产业的兴起和可持续性发展,必然少不了人才的不断输入。但是纵观VR的发展,能够明显感觉到这两者之间的失衡。
 
  在此前领英发布的《2016全球VR人才报告》中显示,国内VR人才需求占比高达18%,但供给只占全球2%。
 
  古语说得好,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对于VR技术人才的教育培训,就是VR教育的第二个大方向。而高校输出和社会培训,无疑是目前VR人才培训的两大途径。
 
  高校输出:实验室+VR公司合作模式
 
  虽然还没有高校设立VR相关的专业,但是高校已经开始嗅到VR技术的发展潜力,成立相关的实验室就是第一步。下面是现阶段成立VR实验室的部分高校:
 
  1)、清华大学:今年6月28日,网易宣布和清华、AMD联手共建VR实验室
 
  2)、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007年成立虚拟现实新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
 
  3)、北京师范大学:2005年成立北京师范大学虚拟现实与可视化技术研究所
 
  4)、西南交通大学:成立虚拟现实与多媒体技术实验室(铁道部重点实验室)
 
  5)、山东大学:成立人机交互与虚拟现实研究中心
 
  6)、四川师范大学:成立可视化计算与虚拟现实四川省重点实验室
 
  今年1月份的时候,国外游戏开发公司Crytek宣布了一项VR First计划,申请该项目的学校能够拥有CryEngine开发套件的全部源代码的查看权,并且能够免费试用VR相关的硬件设备。
 
  对于高校的VR研究和Crytek来说,VR First计划都是一举两得的利事。
 
  这种高校和VR公司合作的模式,国内也有尝试,睿悦推出了一款专门针对高校实验室等VR开发者,学习VR技术和开发应用的开发原件。
 
  这套原件包含VR一体机开发板、定制机器、软件开发SDK,以及幻形控制器、肌电传感器等外设。睿悦线下事业部负责人胡兆龙表示,通过这个原件,“为高校开发者提供全面的编码等一系列软硬件开发功能”
 
  那么这套工具对于高校开发者来说意义何在呢?
 
  “让高校有途径能够采购到一款技术精良并且对教学有极大帮助的VR开发设备,高校开发者可以深层次了解VR硬件的构造,并且可以基于硬件载体和Nibiru VR SDK自主开发VR应用。”
 
  这种将硬件和开源的套件输出到高校的方式,不仅仅可以为缺少硬件支撑的高校研究室提供支持,而且如果开发出有潜力的VR应用,提供硬件技术支持的VR公司还会提供相应的内容分发渠道。
 
  社会培训,重点依然是高校学生
 
  社会培训主要是围绕VR内容的开发展开,一般会开设3D特效、UI交互、Unity开发、虚幻4开发等这些课程,目前可以包括线上和线下两块。近几年,类似Cousera的MOOC(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平台呈井喷状况。
 
  国外在线教育公司Treehouse就宣布了一项名为VR Techgree的项目,这个项目将于2017年1月份上线,可以为学生提供在线VR教学培训和学位证书。
 
  不过,考虑到VR教学课程的特殊性,MOOC这些平台上针对VR专门开设的课程一直是“凤毛麟角”,在慕课网、学堂在线、以及Cousera上搜索VR关键字都没有任何内容。只有网易云课堂和腾讯课堂上有十几门左右的课程。
 
  社会培训的第二种就是线下培训,比如说获得当代置业投资的VRStar,就专注于VR垂直领域培训,他们会针对VR内容的开发设计一系列相关的线下课程。
 
  虽然是社会培训的方式,但是关注的重点还是高校学生。以VRStar为例,他们的用户群体大多以大三大四的学生为主,而且VRStar还会定期去高校开展讲座来吸引更多的学生流量。
 
  VR教育,良性循环下实现“传道授业”
 
  华渔的市场传播经理李唯认为,“VR教育最终有价值的东西还是做内容,硬件是一个载体,就像现在经常说技术引领产业,但是教育这块非常特殊,因为它是更偏感性的东西,并不是技术特别先进,然后疯狂让技术和教育物理结合就能达到什么好的效果。”
 
  优质的VR内容是VR教育的核心,现阶段的硬件体验还存在诸多的不足。但是随着行业的纵深发展,这些问题必然需要VR人才同心共力去解决。
 
  VR教育中的人才培训推动硬件以及内容的发展,从而间接推动VR和日常教学更好的结合,最后普惠正在嗷嗷待哺接受教育的学生们。在这样的一个良性循环下,实现VR教育的终极目标:传道授业解惑也。
本网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政府采购信息网,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