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IT网_IT采购网-政府采购信息网

“共享经济”标签贴向家电 是否挂羊头卖狗肉?

政府采购信息网  作者:  发布于:2017-06-06 09:10:30  来源:太平洋电脑网
投稿邮箱为:tougao@caigou2003.com,投稿时请附作品标题、作者姓名、单位、联系电话等信息,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一经采用,本网会根据您的文章点击情况支付相应的稿酬。
  共享经济就像一股蒸发着陈醋的热风,所经之处,满满的酸意。每个人都张大着鼻孔,伸长了舌头用尽所有感官去碰撞它,可总是捕风捉影又意犹未尽。共享经济的瘾,在资本的怂恿之下俨然已经变成了“过剩”经济和“泡沫”经济,成为了大鳄手中圈钱收租抢数据的新手段。
 
“共享经济”标签贴向家电 是否挂羊头卖狗肉?
“共享经济”标签贴向家电 是否挂羊头卖狗肉?
 
  从Airbnb到Uber,从滴滴到小黄,以及现在的共享充电宝、KTV、雨伞、篮球、按摩椅。共享时代,共享的底线在哪?看到外面的小黄、小蓝、小绿单车就觉得有些惆怅,留给新创业者的颜色还剩几种呢?naive!共享单车的下半场是调色盘的战争。其实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 请问什么时候有共享女朋友?
 
  言归正传,最近共享经济也蔓延到了家电圈。一个是“共享洗衣机”,一个是“共享电视”。
 
  共享洗衣机:上街干嘛去?洗衣服去!
 
  据悉在上海徐汇龙华中路的一家商场内,出现了两台“共享”洗衣机和一台“共享”烘干机。其中18KG容量的洗衣机价格为40元/桶,8KG容量的洗衣机为20元/桶,18KG容量的烘干机为10元/15分钟。虽然贵,但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大学宿舍水房7块钱一次的不也叫“共享洗衣机”?
 
  在高校当中,对这种洗衣方式的需求的确比较大,因为宿舍很少会配备洗衣机,学生群体的体量又非常大,所以公共的洗衣机就显得很有必要了。一些家电企业很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比如美的集团旗下智能洗衣房“美美洗”、海尔集团旗下“海尔洗衣”都已经进军到了部分高校。
 
  但是这种自主式的共享出现在商场,总觉得有些尴尬。很多家庭都已经有洗衣机了,普通的衣服根本没必要拿出来洗。而且这个地址设定在商场,把一堆衣物运到商场不嫌麻烦吗?
 
  那这种“共享洗衣机”唯一的意义可能是家里的洗衣机没办法清洗的东西,比如窗帘。但一切共享经济的意义不都是创造更多的便利,节约 更多的资源吗?共享洗衣机的位置是固定的,这就意味着消费者使用它的时间成本和距离成本都会增加,不比流动的共享单车和汽车,虽然同样也是租赁,但是明显要方便很多。
 
  如果从所有成本的总开销来计算,以最便宜的20元/桶,加上一送一取来回折腾,想必大部分人都会选择买一台洗衣机回家吧?
 
  另外卫生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有人拿来洗内裤,有人拿来洗袜子,洗衣机长期处于潮湿状态很容易滋生细菌、真菌,再加上各种不确定的衣物很有可能造成交叉污染。尽管有些厂商宣传洗衣机杀菌率在99.5%,但是在没有明确的监管机制出台之前,仅凭企业的良心来确保卫生情况,反正我是不大敢尝试的。
 
  所谓的“共享洗衣机”更像是公共洗衣机,在美国的中低收入人群中比较流行,但是他们会进行专门的保养、维护,以及严格的卫生检查制度。“共享”的标签容易贴,但是共享的运作并不简单。
 
  共享电视:赚会员的目的就是为了看广告
 
  5月16日乐视的新品发布会上宣布了一个消息“乐视电视将引入共享模式”。什么是“共享电视”,看看梁军怎么解释的:
 
  乐视将要推出的“共享电视”则跳出了“硬件共享”的层面,提出让用户通过参与电视机的大屏运营(观看广告获得成长值、直接购买后续服务等形式)的方式获得收益,收益将以乐视影视会员形式返还,以将要上市的售价4599元的55吋共享电视X55M为例,最终用户最多可以获得价值1770元的会员资质。
 
  同时梁军还不忘与时下大热的共享单车互怼一下,他说共享单车是原始的租赁模式,是伪共享。门槛非常低,低到颜色已经不够用了。而“共享电视”是让用户参与运营创造价值,同时共享价值。
 
  乐视再一次重新定义了什么叫做“共享”,共享也要被“化反”了,大家准备好了吗?
 
  这样的共享模式与兑换会员积分好像并没有什么区别,那乐视真的就是在考验人民群众的智商了。我们仔细的分析“共享电视”的模式,会发现一个逻辑上的矛盾。如果你想通过“共享”的方式持续的拥有乐视影视会员,你就需要持续的在乐视电视上看广告,那我拥有乐视影视会员的意义是为了看广告?难道不是为了免广告吗?
 
  如果把看广告的收益以现金的形式回馈到用户,那才会真正的勾起人们的兴趣。仅通过获取会员的形式来增强用户的粘性,我想多数人是不会买账的。据说这个完成观看广告的任务还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年度开机达到227天。不知道是我被电视机看,还是我要看电视机。
 
  总结:共享的概念本意是好的,将闲置的资源激活,将“拥有权”和“使用权”拆分。可是在中国互联网浪潮的共享经济中,大多数却是由科技公司主导的“租赁服务”,而闲置产品的属性变成了再造产品,其目的也不再是社会资源的有效分配,而变成了收集数据的手段,变成了资本抢占数据入口的战场。所以就衍生出了很多没有需求、十分鸡肋的共享产品。当然这股夹杂着陈醋的热风一过,大把无处安放的钞票一烧完,一切又会风平浪静。
 
  推荐专题:
本网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政府采购信息网,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