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IT网_IT采购网-政府采购信息网

网络赌博黑色产业链:先圈钱然后跑路

政府采购信息网  作者:嵇石 实习生 向治霖  发布于:2016-09-17 10:15:48  来源:南方都市报
投稿邮箱为:tougao@caigou2003.com,投稿时请附作品标题、作者姓名、单位、联系电话等信息,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一经采用,本网会根据您的文章点击情况支付相应的稿酬。
  赌场上网,化繁就简。二进制的数据传送下,赌博从传统赌场搬到一触即得的网页,迅速精简为两种颜色,“红是赢,黑是输”。不过,它的危害并没有因此减小。相反地,借助网络的便捷与隐蔽性,线上赌博搭建起一个庞大而紧凑的黑色产业。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其中,已发展成熟的网赌代理产业链,成为赌博网站在互联网世界扩张的“触角”。
 
  “上头”

  在赌局上不计后果地押注
 
  黄军成功“出逃”了,从前他没想过离开家乡淮安,更不想打工,但他不得不走。
 
  临走前,家里用了最后的钱给他送行,他的父母和妻子都很高兴,“以为我终于肯工作挣钱了”,黄军黯然,他从小自恃是独子,长年待业在家,当时家人还不知道,他因赌博已输空了家底,还欠下十几万的高利贷。
 
  而毫不知情的家人还为他打点行李,殷言切切,“看在眼里,心里痛。”黄军说。
 
  春节期间,在朋友的邀请下,黄军进入了第一个红包群,他介绍,红包群赌法很简单:庄家散户对押,以抢得红包金额的后两位数之和为点数,押单双或大小,他只敢小钱押注,但一夜输赢仍然有上万之多。
 
  黄军描述,在最沉迷的时候他“像个疯子”,彻夜不睡,一天十几个小时盯着手机。一开始他运气不错,连着赢了好几千,但后来接连赔光了,“输了就觉得没了意思,也就不玩了。”
 
  不过黄军还是留着红包群,偶尔小赌一把,他发现,自己赌资流水留下记录后,不断有人邀请他进入新的赌博群,他也开始接触更多新的玩法。
 
  六七月间,黄军手里有了点钱,开始在20多个赌博群里押注,比之前更加沉迷。黄军回忆,那时输光了积蓄就去借钱赌,赌到后来“意识不到在输钱”,直到高利贷都不借钱,开始催账,他才回到现实。
 
  曾有一段时间,在广东的打工妹严艾有着和黄军相同的感受:疯狂沉迷在赌博群中,无法自拔。她告诉南都记者,在赌局上不计后果地押注很普遍,在业内称为“上头”。
 
  严艾描述,赌局就是庄家和散户的“厮杀”,而在网络赌博中,庄家占领绝大的优势,对散户而言,扳倒庄家一局意味着“复仇胜利”,散户“上头”时,近乎在追求复仇的快感,可以做到不计输赢,“当然清醒后会后悔。”她说。
 
  多名参赌者将因“上头”带来的资金损失称为参赌新人必交的学费,他们表示,该“学费”并非一次性能缴纳齐的,除了“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自控力”,网络赌博花样繁多,暗坑遍布,这也迫使他们一次次地“交学费”。
 
  参赌者坦言,“学费”的说法不过是一种诙谐,而诙谐之后是参赌者对失去钱财的复杂情绪,既不甘心又无可奈何。对不少参赌者而言,讨回这笔“学费”,成为他们继续在赌局鏖战的动力或理由。
 
  链条

  “公司人”聘代理找“玩家”
 
  一旦涉赌,参赌者再难抽身而退。
 
  追回“学费”被视作赌博的终点,“挽回了损失就再不赌了”也是大多参赌者常说的话,一名赌龄近20年的参赌者介绍,在他看来,这才是参赌者成为“正式赌徒”的开始,“网赌代理瞄准了新人的这个需求,将他们带到真正的网络赌博中,越往后越无法自拔。”
 
  网络赌博内部运作仍以“熟人模式”为主,参赌新人往往还处在其产业的外围。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参赌者以其多年积累的赌资流水和赌龄为“敲门砖”,通过在各式赌局中结识“赌友”,形成互相交织的关系网,这张关系网的核心也是网赌产业链的核心。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网赌产业链上,以开设网络赌博网站的老板为最高一层,被链条上其他人士称作“公司人”,其负责建立、运营和维护网站,仅通过网络传达消息,且往往藏身海外,隐蔽性极高。
 
  一名接近“公司人”的人士介绍,“公司人”对其网站参赌人员有多项筛选要求,如赌博年限、流水资金,偿还能力等,新进网赌的参赌者根本无法进入其网站,另外,“公司人”还会聘请大量网赌代理,在互联网上寻找优质的“意向玩家”。
 
  上述人士介绍,大量网赌代理会潜伏在参赌人员聚集之处,如论坛、聊天群及一些外围赌博网站,以考察参赌者资历,对合格者则邀请加入他们的内部群组,“考察期最短也要3个月,一般要半年。”
 
  黄军、严艾等多名参赌者告诉南都记者,他们也是在涉赌半年左右,开始收到网赌代理的邀请。
 
  上述人士介绍,比起外围赌博网站,核心赌博网“更为正规”,规则也更加公平,多名参赌者向南都记者表达了同样观点。
 
  严艾介绍,此前,她从Q Q红包群开始接触网络赌博,输了“学费”后才了解到,其实有专门的网络工具可以控制红包金额的数字,于是她再没参与。
 
  不过在今年3月,她被网赌代理邀请加入另一群组,该群中以正规彩票的开票结果作为赌注,在彩票官网上可同步查看结果,她认为这要“公平得多”,后来再次沉迷于此。
 
  在一段时间的赌博后,参赌新人一般能够对其中漏洞有所觉察,但又不舍得“学费”,因而大多会急于寻找正规的赌局,上述“资深”参赌者介绍,而蛰伏在网络的网赌代理正是看到参赌新人的这一需求,将他们一步步引向网赌产业的更深处。
 
  “内网”

  以为是官彩,其实是私彩、黑彩
 
  受网赌代理之邀,参赌者加入的群组有着极高的私密性,管理员也十分警惕,“只有代理能加人,熟人介绍都没用。”
 
  多名在群组中的参赌人员介绍,在这些群组中,主要以无关赌博的话题聊天为主,但到赌局开场时,群组管理人员会私信发送给他们每人一条邀请链接,不过,南都记者登录上述人员提供的网站,发现均为无效网址,“只有群组的人能够成功注册,进入游戏。”他们介绍。
 
  一名接近代理的人士介绍,邀请链接只有拥有网站代理权的人员才能发送,“会员登录注册后,内部系统会对其自动识别,包括会员的身份信息、账号信息,及该会员的邀请代理的身份。”
 
  南都记者了解到,这些赌博“内网”以即开型彩票为主,包括“重庆时时彩”等以及国外彩票;另外,有的赌博网站以“直播”为手段,现场传送“正规赌场”的视频,作为参赌者押注依据。
 
  据媒体报道,从去年3月起,重庆时时彩已停止网络售票,不过,一名“内网”参赌者提供的网页截图显示,网站确与“重庆时时彩”官网的开票结果一致,据其介绍,该“内网”拥有重庆时时彩的代售权,“绝对正规”。
 
  “不少人以为自己买的是官彩,实际上是私彩,甚至黑彩。”上述“资深”参赌者告诉南都记者,赌博网站不可能获得彩票代售权,其实是网站“公司人”利用官彩结果组织的赌博骗局,但因与官方“无缝挂钩”,加上“内网”的私密性,刻意地让参赌者产生“买官彩”的误解。
 
  上述人士表示,私彩表面上与官网一致,可实际开奖掌握在“公司人”手里,这意味着,“内网”彩民用了与官彩一样的价钱买了彩票,一旦“公司人”不愿兑付奖金,便可随意“拉黑”彩民,而彩民没有任何渠道可申诉,因而私彩的风险极大;另外,还存在极端网站只收受彩民的钱,拒付任何奖金,被叫做“黑彩”。
 
  “私彩有时也会黑。”上述人士介绍,所有赌博网站都介于“私彩”与“黑彩”之间,这全凭“公司人”的意志,而对参赌者来说,由于信息的极不对称,遭遇“被黑”几乎无法避免。
 
  这是赌博路上的又一笔“学费”。
 
  反噬

  为了脱离赌博而经营赌博
 
  从外部看,网络赌博产业链内部环环相扣,结构紧密,涉入其中的人员难以拔出泥淖,另一方面,网赌代理在互联网上精确寻找观察,不断吸收新的参赌者进入其中。
 
  南都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网赌产业链的吊诡之处在于,为了追回“学费”而继续赌博的人员,最终遭遇更大的损失,欠债情况加剧;接着,出于摆脱债务的渴望,有参赌者从赌徒成为了产业链的经营者。“为了脱离赌博而经营赌博,非常滑稽。”上述接近网赌代理的人士介绍:“身边做代理的兄弟,没一个不是以前在赌的。”
 
  如何成为网赌代理?上述人士介绍,首要条件是人脉广、手下原始积累的意向玩家多,“一般来说,拥有500名左右的意向玩家,是内网‘公司人’审核代理资格的合格线。“
 
  “公司人”授以的代理权,实际上就是发送上述“内网”邀请链接的权限。上述人士介绍,网赌代理取得该权限后,邀请其意向玩家进入相关“内网”赌博,而这些玩家在其中押注的赌资,则会被抽取出一部分,作为“公司人”对网赌代理的酬劳,一般比例为5%。
 
  据此,网赌代理邀请的意向玩家越多,越优质,相应的奖励也就越高。上述人士透露,在其身边有一位朋友做某平台“时时彩”的网赌代理,其手下有700多人,而他的日薪则高达1万余元,“其实,生意好的代理,一天赚几万的都有。”
 
  不过,如何制造与手下玩家的互动黏性和信任,拥有稳定或更多的参赌者队伍,网赌代理不仅要保护自己的原始积累,还要不断增加新人加入,这样“老人坑新人”的模式,如滚动的雪球充实着产业链的维系,而身在其中的人员不断被内化消耗。
 
  另外,为维系信任,网赌代理一般还要为其手下的参赌者提供服务,如,提供赌博计划和分析,当有参赌者在网站“被黑”时,网赌代理也会维护其利益———“公司人”、网赌代理,及参赌者三方利益互相牵制。
 
  矛盾

  说十网九黑都是很客气了
 
  网赌产业链中,核心的角色即为“公司人”、网赌代理和参赌者。南都记者注意到,这三者间的经济矛盾不可调和,一般情况下,三者两两制约,以维持动态平衡。
 
  上述接近“代理”的人士介绍,网赌代理一方面有求于“公司人”维持其代理权,赚取高额费用;另外,为获得参赌者信任,在网站出现“黑彩”时,不得不与“公司人”博弈,以维护自己的队伍。
 
  上述人士坦言,大多“公司人”的建站目的只为圈钱,为此,网赌代理不得不频繁地与各平台的“公司人”打交道,协商互信规则,以备后路,而带领手下团队进入新的赌博网站,这也是网赌代理向“公司人”施压的最大筹码。
 
  不过在阴沟里航行,翻船在所难免。上述人士称,目前,赌博网站泥沙俱下,“说十网九黑都是很客气了”,在鉴别网站是否“黑网”上,网赌代理并不比参赌者拥有更多便利,网赌代理团队因无法处理参赌者与“公司人”的利益矛盾,最终导致团队瓦解,这种事情也常有发生。
 
  比较而言,“公司人”在赌博过程中可做的手脚很多。多名网赌产业内人士介绍,从红包群、彩票开票数字发布,到包括“内网”在内的赌博网站,依托网络技术,“公司人”作假手段具有极高的欺骗性。
 
  多名参赌者向南都记者介绍了常见的赌博网站“障眼法”。在受众最广的即开型彩票类赌局中,如“重庆时时彩”,其在晚上10点到凌晨2点间开奖频率为5分钟,而赌博网站趁开奖的高频率间隙,将一两局开奖结果篡改,而参赌者几乎无法察觉。
 
  竞猜型赌博更是深水区。参赌者介绍,散户在押注中,常感受到被网站“追杀”,开奖结果与自己的押注总是相反,他们告诉南都记者,这样的网站在设计时就为玩家设下了陷阱,因此被他们称作“黑网”。
 
  这一说法也得到技术人员的支持,“玩家押注信息发给服务器服务器计算一个结果,把结果返回给玩家。”一名互联网技术人员告诉南都记者,在这样的赌博网站上,每个玩家都被精确打击。
 
  “翻船”

  敛财后大多会卷款走人
 
  不过,失去信誉的网站将被网赌代理和参赌者抛弃,这并非“公司人”的愿景。上述人士介绍,“公司人”也看中网赌代理对可靠、公正赌博网站的需求,因此都以此为名号,吸引网赌代理加盟。
 
  上述接近网赌代理的人士介绍,对“公司人”来说,队伍庞大的网赌代理团队意味着庞大的资金,因此在网赌代理择定具体平台前,常会招致各路“公司人”的哄抢,网赌代理也以此为筹码,协商具体细则和交易约定。
 
  但在确定了平台后,“公司人”便实际拥有了“生杀大权”。上述人士称,一般情况下,“公司人”招募代理之初,会以各种利好吸引其加入,然而在平台发展壮大后,网赌代理及其手下参赌者,再没有与之博弈的底牌。
 
  以金钱计,“公司人”、网赌代理与参赌者三者交互咬合角力,各有得失,三者在盈损间维持着平衡。
 
  毫无疑问的是,“公司人”关网跑路是另两方最为恐惧的事。上述人士介绍,“公司人”本为圈钱,在其敛财目的达到后,大多会卷款走人,而这往往带给网赌团队致命性的打击。
 
  不过,“公司人”跑路几乎无法避免,“钱总有圈够的一天……”
本网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政府采购信息网,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