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IT网_IT采购网-政府采购信息网

网联:如何与支付宝和财付通相处?

政府采购信息网  作者:温泉  发布于:2016-08-04 09:04:06  来源:网易科技
投稿邮箱为:tougao@caigou2003.com,投稿时请附作品标题、作者姓名、单位、联系电话等信息,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一经采用,本网会根据您的文章点击情况支付相应的稿酬。
  7月31日,财新报道,央行牵头成立线上支付统一清算平台(业内简称“网联”)的方案已经成型。央行近日已原则上通过了成立网联平台整体方案的框架,计划今年年底建成。
 
网联:如何与支付宝和财付通相处?
网联:如何与支付宝和财付通相处?
 
  这一起于2014年的设想,此前饱经争议。如果计划最终落实,央行将最终建成第三方支付机构(即支付宝、财付通等)统一的线上清算平台。以后,网联与所有银行对接,第三方支付机构与网联对接,这将结束现在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直连的模式。
 
  问题在于,此前,第三方支付机构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行业格局。在此前央行批准的200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中,前20家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其中,支付宝和财付通占据了线上支付70%的市场份额,从跨行清算笔数来看,支付宝已经在事实上成为全球第一大线上跨行清算机构。
 
  网联的难题显而易见,如何让现有的巨头愿意加入,并且同时建立一套相对公平的体系,从而实现防范系统性风险的目的。目前看来,事情并非那么顺利。
 
  支付巨头身份难定
 
  对网联的争议,依然存在。
 
  对于即将开建的网联,中国政法大学金融创新与互联网金融法制研究中心副秘书长赵鹞是非常赞成的,他向网易科技指出,这非常必要。
 
  从监管的角度,这样使得监管层可以看到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资金流动的情况,因为这些资金是通过“网联”进行清算的。但如果是直接连接,由于银行之间的信息并非互联互通,除了第三方支付机构自己,监管层是看不到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资金流动的。
 
  支付是金融最基础的环节,中国支付领域传统的正规军是银行体系。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出现之后,在银行体系之外开辟了新的资金通道,但是监管机构监控不到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上的资金流向,这为赌博、贩毒、洗钱等犯罪活动留下了资金腾挪空间。为了防范系统性风险,监管层必然要将这些资金纳入监管范围。
 
  但是,也有不那么乐观的看法。信用卡市场资深研究者、关注卡组织和银联发展多年的我爱卡网站主编董峥就表示“谨慎乐观”。他认可,网联的初衷是好的,也是应该的,他所“谨慎乐观”的是结果是否真能如愿。
 
  董峥担心的核心点在于,占市场份额大头的支付宝和财付通在未来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对网联的成败至关重要。如果仅仅是希望这两家加入,多给他们股份即可实现;可是同时,如果这两家在整个组织中占股过多,就会形成垄断和不公平竞争。这是一个两难选择。
 
  艰难的选择
 
  类似的问题,之前银联、VISA、万事达等组织遇到过,但是情况并不完全相同。
 
  2002年,中国银联成立,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全国银行卡信息的联网通用。此前,北京有一个全国银行卡信息交换总中心,上海、广州、深圳等18个城市有当地的“金卡”中心,这19个中心全部划归中国银联运营。
 
  中国银联由国内80多家金融机构共同发起设立,当时成立时亦曾遇到如何让中农工建等大行加入的问题。董峥告诉网易科技,各大银行都在央行的体系内,当时中国银联是由央行牵头成立的,央行的命令,银行是买账的。银联最后形成的是一个相对中立的组织,即使像工商银行这样的大行,股份也不比一个乡镇银行多多少,并没有绝对的控制权。可是现在,支付宝和财付通都是民营企业,使用行政命令恐难奏效。“如果这两家企业不买账,你能拿它怎么样?”董峥问。
 
  在美国,国际卡组织VISA和万事达都是清算机构。董峥正在梳理信用卡发展历史,准备写一本这方面的书。董峥告诉网易科技,VISA和万事达的成立方式是截然不同的。VISA是在美国银行最早采取“特许授权”制形成的信用卡联盟的基础上成立的,而万事达是在美国西部一些州的银行发起成立的银行间卡协会的基础上成立的。
 
  最早美国的银行不准跨地区经营,美国银行为了扩大信用卡市场份额,采取了“特许授权”的模式,在全国范围内有选择地许可一些银行发行卡面上使用带有“美国银行”标识的信用卡独立经营,同时获得特许的银行签约商户也必须受理美国银行信用卡,这就令美国银行信用卡的品牌和使用范围一下子从州内扩大到了全国。
 
  VISA创始人迪伊·霍克在最初发起成立VISA时,美国银行要求按他们的销售额所占的百分比在董事会中取得同等的席位,这将违反VISA的基本原则——管理权不能由任一机构和有利害关系者支配。他们还要求在全国协会中充当管理合伙人的角色,至少保留五年的时间。这几乎违反了所有的原则,而且将会使新系统延续当时糟糕的管理状况。
 
  迪伊·霍克说服美国银行放弃了这个要求。当时,迪伊·霍克拿出的核心逻辑是:各授权银行决不会将自主权让渡给只受一家银行控制的组织。“重新构思产品和组织,将信用卡市场扩大到远远超出我们想象的规模,美国银行从这个市场所占的份额中获得的利益,将会远远超过从目前市场获得的授权费用的收入。”事实证明,他取得了成功。
 
  “支付宝和财付通能否放弃,还不得而知。”董峥说。
 
  两套方案
 
  7月31日,财新的报道出来之后,多位业内人士向网易科技表示“非常诧异”,“如果财新不报道,我们还不知道呢”。
 
  据曾参与过网联方案讨论的专家和第三方支付企业反映,这项工作征求意见开始于2015年10月,很多人只是刚开始参加过提交需求,但是后来就再也没参加过讨论。
 
  一位参与“网联”方案讨论的专家告诉网易科技,目前有两套方案在讨论:“三地三中心”和“两地两中心”。看上去只是数量的差别,可是这个差别至关重要。
 
  网联的核心想法是,切断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直连,未来由网联与银行直连,第三方支付机构都与网联连接。在实践中,网联不是只有一个统一的大平台,而是有两个或三个分处理中心,第三方支付机构通过接入这些分处理中心来接入网联平台。在这两套方案中,由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牵头,在北京建一个总中心,这个总中心可以同时监控几个分处理中心的数据。这一点是相同的。不同在于,“三地三中心”是建立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分处理中心,“两地两中心”是建立上海、深圳两个分处理中心。
 
  这一点不同的关键在于: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有支付宝和财付通两个巨头,如果建成‘两地两中心’,很有可能这两个中心被实力雄厚的两巨头中标,在实质上难免使得这两家公司垄断网联。而如果是“三地三中心”,其他第三方支付企业起码还有更多选择。
 
  8月1日,听说这事的拉卡拉高级副总裁唐凌就向网易科技表示:“网联是作为支付机构的统一清算平台,其建设和运营的机构,应自始至终保持其中立性,独立性,公益性。如果不是这样,后期的实施和推广,会存在诸多的挑战与困难。”
 
  在移动支付市场上,拉卡拉的份额仅次于支付宝和财付通,位居第三。唐凌表示,“拉卡拉参与过网联前期方案需求讨论,后期实施方案拉卡拉未参与。其实,清算平台如何实施和建设,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平台的未来发展”。唐凌说。
 
  更多的企业选择了暂时沉默,包括支付宝、财付通、京东金融在内的企业,都未回应网易科技的采访请求。 
 
  网联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本网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政府采购信息网,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