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IT网_IT采购网-政府采购信息网

时薪过万超网红线上培训需规范?

政府采购信息网  作者:  发布于:2016-03-28 09:32:49  来源:北京晨报
  最近,2617名学生购买了在线辅导老师王羽的高中物理在线直播课,扣除20%的在线平台分成后,王羽老师一小时的实际收入高达18842元,这个薪资甚至超过当下火热的网络女主播。资料显示,王羽老师开设的7节课,听课总人数达到9479人,课程总收入约8.4万元,如果按在线教育平台扣除20%分成计算,该老师7个小时的实际总收入超过了6.7万元,几乎是一个普通学校教师一年的收入。南京一在线辅导老师告诉记者:“理科老师课团的人确实很多。”(3月27日《半岛都市报》)
 
时薪过万超网红线上培训需规范?
时薪过万超网红线上培训需规范?
 
  ●赞成

  不应禁止而应鼓励
 
  教育不均衡问题的关键在于师资。鼓励优秀老师线上讲课,让优秀老师稀缺资源通过互联网平台传播,让更多学生分享到优质教学资源,能满足学生和家长的诉求,也符合现代教育的方向。从这个层面看,发展远程教育,鼓励优秀老师线上讲课,对刚刚起步的教师在线辅导,需要的不应该是禁止而应该是有效的刺激与鼓励。
 
  对教师在线辅导,公众不应将目光集中在盈利性上,而应关注其功能和效果。盈利对教师在线辅导固然有着相应的刺激作用,但有两个问题不可忽视而应厘清:一是在线辅导教师不能获益,必然挫伤老师在线辅导的积极性,这对均衡教育资源是不利的。让优秀老师在线授课有钱赚,鼓励优秀老师在线上课,有益无害;二是对在线上课尚无规范的背景下,教育主管部门应予关注,既要对在线上课定政策,也要给在线上课定规矩。
 
  加快老师在线上课步伐,不应该只是老师在努力。对于优秀老师,学校、网络平台、教育管理部门等应齐心合力,尽快落实著名老师、优秀老师将室内教学转化为在线教育资源;对一些在线辅导教师,应联系线上教学与平时教学实际,予以必要规范。
 
  新闻中拿老师跟网红比,可谓奇葩。从职业和传播内容上看,网红靠某个事件或行为“一炮打响”,其中有一部分人是靠脸蛋吃饭,有一部分人是迎合网民审丑、娱乐、刺激、偷窥、臆想以及看客等心理,传播的往往是休闲、娱乐性内容。老师在线辅导,是用自己多年积累的教学才能,以新型方式与途径向学生传播科学文化知识,授人以“渔”。
 
  老师与网红未必是一个文化层次,对社会形成的作用与影响也有本质上的不同。网络女主播从事的是娱乐产业,凭脸蛋能够得到与王羽老师相同的收入,虽说并不违法,却不值得鼓励。教师在线辅导的结果,是让学生不输在起跑线上,这种“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投资,志在长远,功在千秋万代。如果网络女主播等网红的收入一定比老师高,则是教育环境之劣,教育观念之耻。
 
  卞广春

  收入超网红有何不可
 
  “在线教师”这个“职业”的存在,填补了社会对优质师资资源的需求。人们只需花1块、5块到9块不等的价格,就能听到一堂生动有趣且能让自己受益匪浅的课,还能受到几乎一对一辅导的服务,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花费自然算不得什么,而对比那些收费高昂的辅导班来说,更是占有价格优势。
 
  不仅如此,需求者可根据授课者讲课和服务水平来选择,选择的自由度也是那些辅导班不可比拟的。可以说,“在线教师”的模式是“互联网+”的产物,充分凸显了公平公正的原则,处处彰显着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规则,既给闲暇的教师提供了创造收入的机会和平台,也给需要补课和学习、需要优质资源的学生提供了很好的服务。
 
  当然,我们也必须承认,教师从事校外有偿上课的确值得商榷,一些人对教师是否会影响正常教学感到担忧也不无道理,对教学秩序是否会受影响感到担心也情有可原。可是,面对“互联网+”的新生事物,我们不能简单粗暴地说“不”,一刀切将其棒杀。
 
  整体而言,“在线教师”这一新鲜事物带来的是正面效应。首先,重新盘活了现有师资力量,在多年来教育资源分配失衡的现实语境下,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为资源重新分配提供了新的可能,至少,大多数家长是支持的;其次,现代经济社会,“在线教师”贡献的是自己的智慧,付费者与“在线教师”你情我愿,没什么值得非议的。
 
  尽管诸如影响正常教学、教学秩序等担忧,其实倒不如考虑如何让“在线教师”更好地规范运行,如何让教师在正常教学工作与“在线教师”两种角色中实现平衡。从推动教育教学公平公正的角度来说,教育部门反倒更应该鼓励这样一种社会探索,在不断规范中探索这样一种全新模式,为实现教育公平公正提供方便。禹海君
 
  ●反对

  有偿家教新变种
 
  对于“在线教师”网上的“在线辅导” 一小时挣万元,人们并不是眼红嫉妒,而是这种“在线辅导”,是有偿家教从地下转入线上的新动向,值得人们注意。有偿家教是明令禁止的,去年教育部出台《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划出6条“红线”:严禁中小学校组织、要求学生参加有偿补课;严禁中小学校与校外培训机构联合进行有偿补课等。有关部门解释:虽然“线上辅导”是新生事物没被列入其中,但应该属于“在校外社会力量办学机构兼职从事学科类教学、文化补习并从中获取报酬”一类,所以是被禁止的。
 
  “在线教师”网上“在线辅导”从事有偿家教,这是吃着碗里想着锅里,赚钱“得来全不费工夫”,是脚踏两只船,“东宿西餐”。心无二用,势必形成“磁铁效应”,让老师们把主要精力都用在“在线辅导”平台上,那么老师还有心思去钻研业务吗,认真教好书育好人吗?他们只是把学校的正常教学当成完成任务的例行公事,教学会受到影响,再说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在线教师” 网上“在线辅导”赚钱,必然会种了别人田荒了自己地。
 
  “在线教师”,是另一种“官员经商下海”,钻了空子。赚钱也要取之有道,通过“在线辅导”搞有偿家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如果认为“在线教师”“大有钱图”,那么应该辞职,专门从事“在线教师”工作,而不是一只脚在体制内,一只脚在体制外,“两手抓”。教育部门应该出台有关规定,进行禁止,并加强管理监督,对教师搞“在线辅导”搞有偿家教,必须严惩,决不能让有偿家教从地下转入线上,危害教育事业。
 
  吴玲

  警惕又一灰色地带
 
  在惊讶之余,我们应该为在线辅导成了能与“网红”媲美的高薪饭碗高兴,毕竟他们是用现代互联网技术服务于教育,让知识在网络时代没有距离,他们的存在比网络女主播恐怕更有价值;同时,我们也要为在线辅导这个行业的无序发展、监管缺失捏一把汗。
 
  不可否认,在线辅导越来越受中小学生及家长追捧。如今,传统的线下培训与辅导的弊端逐渐显现:受房租、场地、人数限制,课时费不得不昂贵,学生学习时间不自由、交通时间成本较高,且不能随时解决学习疑惑。而在线辅导成本低,在家里、办公室等都可进行,只要能上网,得益于互联网的聚沙成塔效应,更可将单价定得很便宜,学生不懂之处还可随时回放,可谓成本低、效率高、灵活便宜。
 
  当在线辅导深受追捧之时,当线上学生不多的付出能汇聚成在线辅导老师的巨额收入时,我相信这个“蛋糕”会越做越大,会有越来越多的在职教师被这块“蛋糕”诱惑,他们的精力和心思会不会明显倾向于这一边,不好说。近年来不少公办教师乱办班、乱补课,为吸引生源采取课上“留一手”、课下“多面手”的恶劣做法。看到在线辅导收入那么高,恐怕会有更多老师坐不住了。不是所有教育工作者都是有情怀的人。在线辅导这个新事物,也应该受到相关部门的及时规范。
 
  必须意识到,教育部门近年出台的禁止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有偿补课的规定,基本上只涉及线下,没有涉及线上,因为彼时还没有出现在线辅导。现在,相关规定可考虑予以修订,以做到与时俱进。近年来,道道禁令之下,有偿补课的现象在不少地方为何依然普遍存在?就是因为有偿补课已形成一整条利益链,积重难返。在线辅导也要尽早规范,以免形成又一个“灰色地带”。
 
  何勇海

  ●三言两语
 
  这个不错,属于薄利多销型。
 
  ——胡亚伟
 
  明星网红收入高,你不禁止,老师收入高你就要禁止?网红直播那么无聊的东西,都能挣钱,老师还是真才实学呢。
 
  ——高燕
 
  老师分享优秀的教学给予需要的学生,有什么错?不但没错,国家还应该要大力推行网络教育,通过互联网,让偏远落后的山村学校也能拥有像城里一样的优秀学校师资力量,老师可以提高收入,学生又能得到好的教育,为什么要禁止?
 
  ——伍多斯
 
  我学雅思的时候都是上的网上课程,老师也很用心教,而且便宜又节省了路费。有需求就有这种模式啊。
 
  ——孙破
 
  现在医生都试行多点坐诊了,就必须让老师在校内上课吗?
 
  ——沙其
 
  不应禁止,应该规范。一方面是要规范这种在线教育管理。另一方面是要用个人收入的所得税规范调整收入。最后,不应惧怕教师收入高,而是应该反思现行工资中的不足。
 

  ——董政 

本网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政府采购信息网,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