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IT网_IT采购网-政府采购信息网

在三线城市连环创业是种什么体验?

政府采购信息网  作者:赵卫卫 马吉英  发布于:2016-02-19 16:03:32  来源:中国企业家

   春节期间,记者们在回乡探亲的同时,也用自己的见闻与访问,梳理着家乡的故事,希望能记录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家乡版”。今天一起来看看在三线城市连环创业是种什么体验?

 
在三线城市连环创业是种什么体验?
在三线城市连环创业是种什么体验?
 
  永志只比我大三岁,但按辈分,我得喊他小叔。春节见到他时,他折腾了几个月的互联网教育项目“天天口语”已经徘徊在生死边缘。“天天口语”是永志在本职工作之外的一份创业。
 
  打小他就是那种聪明但不用功的孩子,不写作业,老师生气,但又无可奈何。他偏理科,我偏文科。2000年左右,网吧在威海乡村兴起,他是最早一批热衷上网的年轻人,捣鼓电脑,通宵玩网络游戏,但丝毫没有影响学习成绩。
 
  高中毕业,永志去了大连交通大学,选择了数学与软件双专业。在大二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卖毕业设计给大四的毕业生。跟他不同,那个专业里的学生,很多都有着不错的家庭背景。很多人一毕业就回家当了厂长或是开了矿,这么多年同班同学中只有两个人从事软件专业工作。永志是其中之一。
 
  如今他是威海开发区一家程序公司的部门负责人,统领着手下十几个年轻的程序员。那个曾经眉头紧锁,腼腆少言的少年已经稍微发福,笑骂单位里有的年轻人因为食堂不好吃而辞职。因为经常出去谈业务,现在他已经语速飞快,学会用密集的词汇去压迫对方。
 
  2015年10月份,威海本地电视台响应全民创业的号召,开办了一档《创业秀场》的节目,每期节目有五位创业者讲述创业项目,三个嘉宾进行点评。创业者形形色色,有做无人机、创业咖啡店、儿童玩具的,也包括绿色农业种植的。但互联网创业项目寥寥无几,永志和两个伙伴做的“天天口语”算是其中一个。“一天录了20个项目,一天把一个月的节目都录完了”,永志笑起来,他还是保持着极客的眼光,他瞧不上其中某个大学生兼职App——那是大城市玩剩下的玩意。
 
  互联网热潮的触角延伸到三线城市是缓慢的,威海是个宜居的地方,不是个充满创业激情的城市。威海的常驻人口不足三百万,2015年的生产总值刚刚突破3000亿,名列山东第十。直到猴年春节,威海机场才有滴滴司机开始接单,没有Uber的竞争。司机跟我聊起来,就在春节前不久,威海市出租车举行了大罢工,抗议滴滴抢占了生意,最后结果也不了了之。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永志对“天天口语”投入的热情和信心,“专为中国学生打造,助力应试与素质教育同步提高”,小孩子可以在上面找到英语专业的大学生以及老师,从而得到一对一的英语口语辅导。2015年8月份开始筹备,11月份上线。
 
  在创业前期的调研中,永志发现了很多英文学习软件的问题。有的是跟着机器发音读,没办法因人而异地纠正发音,有的是跟成年外教有目的性的学习,这些外教并不太懂得如何跟小孩子交流。“天天口语”选择了年轻的大学生,尤其是师范类的学生。在威海当地的高校资源中,大学生一个课时就可以赚得5块钱,虽然这个价格远低于北京高校的学生,但“天天口语”还是获得了近千名大学生的注册。
 
  难的是找到“需求侧”——如何获得他们第一次体验。永志曾邀请亲戚家五年级的孩子来试验这款口语软件,教口语的是鲁东大学的林静。孩子本身内向,但在林静的循循善诱下,从“你吃饭了么”、“你多高”这样的生活化问题切入,聊了一个多小时,记住了十几个单词和句型。“小孩子跟我说还想学,在聊天中学习挺好的。”
 
  赢得孩子首先要赢得家长。山东以应试教育知名,孩子们回家第一件事是作业。这个让学生摆脱哑巴口语的软件,似乎没有受到很多年轻家长的青睐。他们更关心的是如何能让孩子的英语成绩迅速提升。而学校方面也不愿节外生枝,几乎不敢触碰这样的收费项目。
 
  发展了几个月,六个人的公司就陷入了发展瓶颈。资本市场的寒冬也侵袭着草根创业者。一方面投资者需要看到具体的业务数据,另外一方面,没有足够的资金,就很难获得更多的业务量。他们曾找过一家营销策划公司,对方保证拉来10000个用户,但费用是16万,“我们启动资金也才20万而已”,这远远超过了他们的能力。
 
  12月份,他们印了一万份传单,去各个中小学发放。很多孩子接过来就直接扔掉,孩子的爷爷奶奶也不懂这些,他们就只能挨家挨户发,不舍得雇人,六个人几乎跑遍了威海大大小小的社区,晚上睡觉腿都抽筋,但收效甚微。
 
  现在永志有些后悔把公司注册在了威海。这为公司以后的推广和扩张带来了很大的障碍。“尤其是南方人,压根没听说过威海,怎么会信任一个小地方的互联网企业?”
 
  他清楚地知道,创业要的是激情,要有阶段性成果,“死的话都是磨死了,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坚持住,当有一天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可能就更没法有什么作为了”。“天天口语”不是永志第一个创业项目,也不是最后一个。5年前他刚毕业一年时,就和别人合作在威海办团购网站,亲自去找店家谈合作,对方根本不搭理他。“400电话都办好了,管理费、广告费花出去几万,结果团购网站最后只有几家大的扛住了,其他的很快全都死掉了”。
 
  永志眼神黯淡没多久,就又谈起2016年即将上手的新项目。他有朋友做机械加工生意,这样的厂子在威海大大小小有一千家,大的可能几十上百人,小的可能就夫妻两人。“大厂可能是直接从三星这种一级厂商接单,而小厂可能是从二级甚至三级厂商手中接分包出来的单子,他们之间有竞争关系,但是也有上下接单的合作关系。尤其是分包的单子,工期一般都比较紧,而他们的圈子比较闭塞,无法进行最优化分包选择。所以这些厂子要么忙死,要么闲得没活干”。永志准备跟一个大厂合作办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把大大小小的厂子都拉进来,实现信息共享和评价制约,所有用户都有两个身份,放活的和接活的。
 
  虽然跟互联网教育相比,自动化分包平台这个项目有点“土”,但更契合威海当下的现实,“经济形势摆在这,尤其是2015年他们都不太好过,急切需要这个” 。在他的设计中,用户只需要傻瓜式的操作,对于年龄比较大或文化程度稍低的厂老板来说,上平台来接放活完全不是问题,“你只要经常上来看看,就知道谁家的机床在闲着,谁家都有什么床子,谁家又新增了设备,谁有活在寻求加工。只要缴纳年费,就可以在平台上接活放活,并可以享受平台方提供的接放活信息自动匹配以及维修检测等免费服务,包括配件购买等。等用户形成依赖后,我们再提升个性化服务,用户就会跟着我们来走。”
 
  前阵子他还跟哈工大威海校区机械专业的教授有过交流,了解到一些有创业想法的学生有不错的设计方案,可是找机械加工厂随便开个模做几个样品就要上千元钱,这对于学生创业的阻碍非常大,所以永志也想做一个平台,可以让教授和学生们在平台上与厂家对口交流,“万一促成他们创业了呢”。
 
  我跟永志在屋里聊天,因为他准备要孩子,我们只能偷偷抽烟。墙上贴着一张一米多宽的海报,那是两个可爱的婴儿——家人都在等待新生命的降临。窗外鞭炮震天,他掐了烟,叹了口气说,如果再早几年创业,他应该会更加投入。但现在,他只能兼职创业,生活不允许他有任何偏差。
本网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政府采购信息网,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