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采购IT网_IT采购网-政府采购信息网

畅购被注销牌照 是谁动了备付金?

政府采购信息网  作者:潘少颖  发布于:2016-01-19 09:00:12  来源:IT时报

   作为第三方支付中的一个分支,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一直以来不像互联网金融那样轰轰烈烈,不过最近,这个分支正在经历着一场地震,而震源就是发行“畅购一卡通”的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资金链断裂”“经营违规”“倒闭”等词早在一年多前就陆续出现在关于这家公司的报道中,从一开始商户不接受使用畅购卡,到如今官网打不开、被央行注销支付牌照、实际控制人被公安部门依法采取强制措施、用户手中的畅购卡被以八五折的价格回购,或许可以算是曾轰动一时的上海畅购储值卡无法兑付一案的官方结果。

 
畅购被注销牌照 是谁动了备付金?
畅购被注销牌照 是谁动了备付金?
 
  受害者期望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2011年8月,上海畅购企业服务有限公司拿到了第三方支付牌照,是第二批拿到牌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之一,仅比支付宝、财付通等这样的行业大腕晚了三个月,在业界算是排名靠前的。
 
  如今,原本风光一时的金融公司,现在却成了用户“讨伐”的对象。1月11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四川北路上的畅购公司办公点,在电梯里就碰到了几个也是前往畅购公司的用户。“我手里有2000元畅购卡,听说现在可以85折回购,到现场来看一下。”一年多前,于先生就发现畅购卡不能使用了,但苦于没有解决办法,因此一直囤到现在。
 
  记者走进畅购公司时,看到很多办公桌、柜子都已经清空了,只有三四位工作人员在解答用户的疑问,里面聚集着六七个用户,甚至还有拄着拐杖的老人,另外一些人正趴在墙上研究贴得密密麻麻的公告。根据公告显示,从1月4日~2月15日为网上预约阶段,用户在指定网站填写信息,选择登记回收点和时间之后,从1月22日起携带身份证、畅购卡及银行卡在指定时间去指定地点进行现场回收。
 
  在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里,大约有20余位用户陆续前来。
 
  回购路漫漫
 
  “一年前发现卡不能用的时候,就和畅购客服沟通过,他们说会联系我,直到现在也没有回音,只能自己过来。85折就85折,总比这些卡放在家里睡大觉好。”希望尽快出手5000元畅购卡的张女士显得有些焦急,一年前,当畅购卡不能使用的问题初露端倪的时候,畅购公司每天都会有五六百人来登记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和持有卡的卡号,然后拿着盖好章的登记表开始了无尽的等待。
 
  在不少用户看来,这次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希望还是蛮大的。不过也有用户表示,这样的回购手续实在太麻烦了。“听说网上已经很难预约了,咨询电话又打不通。你看现场来的几乎都是中老年人,都不太会操作电脑。”上述于先生已经60岁出头,对于网上预约这样的回购手续,他苦笑道。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部分站点已经预约满了,如果网上没有预约到,可以直接到现场,但必须要排在预约过的用户之后。对于用户最关心的到账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T+3个工作日会按卡内余额的85折退到登记的银行卡上。
 
  实际上,畅购不仅让用户伤透了脑筋,面对即将关门的公司,现场的工作人员也愁眉苦脸。“现在回购的事已经全权由第三方公司处理了,我们还不知道怎么办,要重新找工作了。”对于现在的情况,一位员工并不愿意多谈。
 
  交银国信接手“烂摊子”
 
  2014年12月中旬,畅购一卡通刚曝出资金周转存在问题时,各种说法甚嚣尘上。有传言称,上海畅购老板因股市利好,将钱投入股市,但谁知被套牢。还有人称,其涉及放贷,导致资金链出现问题,最终跑路,但这两点说法均未得到证实。
 
  现在,央行确认畅购公司存在通过直接挪用、隐匿资金、虚构后台交易等方式,大量违规挪用客户备付金、伪造财务账册和业务报表,欺骗、隐瞒客户备付金流向以及拒绝、阻碍相关检查、监督等严重违规行为,并依法注销畅购公司《支付业务许可证》。
 
  据记者了解,畅购的涉案金额约数亿元。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畅购数家关联公司都早已难觅踪影,记者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上查到,畅购的法定代表人是刘荣娟,注册地址在上海控江路某大厦内。股东有三位,除了江玲品、刘荣娟两位自然人股东外,还有一家名为“上海皓纤计算机系统工程有限公司”的企业持有股份。上海皓纤的注册地址在青浦区城中东路,而办公地址则和畅购的注册地址是同一栋楼,但早在2014年就已“铁将军把门”。
 
  此次接手畅购“烂摊子”的是交银国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交通银行控股的非银行金融机构,1月10日,交银国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该公司将以债券受让方式收购畅购预付卡,收购价格为卡内资金余额的8.5折。
 
  监管漏洞致备付金被轻易挪用
 
  实际上,畅购并不是第一家被央行注销支付牌照的公司,去年8月,杭州一家名为浙江易士企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因挪用备付金,成为首家被吊销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企业。
 
  其和畅购“落马”的异曲同工之处就在于都受不了备付金的诱惑,“在第三方支付的大行业里,预付卡算是利润比较低的一个分支,其主要利润来源于备付金利息以及和商家的交易手续费,但预付卡机构的运营成本逐步提升,让这些预付卡机构铤而走险把卡内余额挪移去做理财、投资股票,甚至是P2P等其它风险投资,导致支付企业资金链的断裂。”上海杉德支付有限公司副总裁陈兵向《IT时报》记者表示。
 
  更令人担忧的是,第三方支付公司铤而走险背后是监管方的漏洞。一位业内人士透露,一些支付企业的资金根本未能合规进入备付金专户,还有些企业则隐瞒预付卡销售真实记录,多售少存,一些胆大的企业法人代表则携带财务公章直接取出备付金,并挪作他用。
 
  在陈兵看来,本次事件后,监管银行肯定会加强对第三方支付企业保证金的监管,“比如现在央行正在和预付卡企业备付金系统做对接,日后,每卖出一批卡、卖出多少金额,央行都能实时掌握。”同时,有业内人士预测,随着第三方支付企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监管越来越严,利润越来越低,一些中小型第三方支付企业逃不过破产或被兼并的命运。
本网拥有此文版权,若需转载或复制,请注明来源于政府采购信息网,标注作者,并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网友评论
  • 验证码: